8.香艳迷离(微)(第1/2页)

    那是在他的房间里,属于他的夜。

    一个穿着白se襦裙的nv学生被反剪了双手绑在身后,像一只白洁的羔羊一样献祭在他的床上。

    她的眼睛被一条黑se的丝带蒙住了,看不见周围的景致,却能听到他步步b近的脚步声。

    她在努力的挣扎着,就像落入了蜘蛛网里的一只小蝴蝶,可越是挣扎,就被束缚得越紧。

    她的纤秾合度又窈窕曼妙的娇躯不断扭动,在冰清玉洁之中摇曳出一种妩媚妖娆。

    景正卿坐在了她的身边,明显感觉到了她身子蓦然紧绷。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景正卿ai怜的伸出手来,轻轻抚弄少nv吹弹可破的白皙面颊,手指滑到她柔软嫣红的唇瓣上,一遍又一遍的按压r0ucu0,使得那小嘴变得愈加娇yanyu滴。

    而少nv的眼泪不知不觉得已经将那黑se的丝带沁润出一片水泽。

    景正卿觉得此情此景之下,少nv简直美yan动人得不可方物。

    纯黑濡sh的丝带覆在少nv洁白无瑕的脸庞上,就像在雪白柔软的宣纸上落下了一滴墨汁,墨迹迅速晕染了那片白茫,就如同他横生的yu念一样,想让他在这纤尘不染的身子上尽情的挥毫泼墨,描摹出属于他的山水诗歌。

    而他那指尖下软糯芬芳的一抹娇红,则是黑白之间最瑰丽迷人的点睛之笔,炙热浓烈得燃尽了他心头的最后一滴血。

    他伸出手扯下了少nv眼前的丝带,立刻撞见她一双水盈清澈的眸子满是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向来冷静睿智的小脸上此刻流出的不知所措的神情显得她可ai至极。

    “看着我,看我等下怎么疼你...”景正卿一边说着一边解开了k带,掏出了自己火热坚挺的玉杵对着她秀美绝l的小脸,一下一下的撸动了起来。

    少nv的犹如受惊的小鹿,又羞又愤的看着他,一双眼睛在月光下清波流湛,动人万分。

    景正卿内心波涛汹涌,身下yu海狂澜,顷刻之间就冲上云霄,一gu浓郁的白浊喷薄而出,飞溅在了少nv娇yan的红唇和幽黑的青丝之上。

    画面定格在这香yan迷离的一幕的时候他就醒了。

    每每想来他都觉得韵味悠长。

    景正卿是天子骄子,所以能配的上他的nv子真是万中无一。

    虽然他人面兽心,但是却偏生喜欢那寒芒正se的风骨傲气。

    许是越是极致的黑,就越迷恋那耀眼的光。

    他一个人在卫生间里,用没有受伤的左手,又给自己做了一个短暂而jing彩的梦之后,落落大方的走了出来。

    让在外面急得团团转的文氏夫妇眼前一亮,他们两个急忙过来拉住景正卿,如释重负的说道:“景先生啊,我以为你等不及了,就不告而别了呢……”

    文先生的话还是一如既往的噎得别人不好回答,只不过景正卿向来沉默寡语,他也不认为他有任何回答别人问话的义务,于是只是看了一眼那个等在一边的老医生,淡淡的说了一句:“尽快帮我看一下吧。”

    虽然检查下来景正卿的手臂只是有点挫伤,没有动到筋骨,可是文先生还是兴师动众的让李医生给他打了一个绷带。

    随后景正卿提出了一个要求,因为感到非常疲劳,他想在医院找个床铺先先借宿一宿。

    文氏夫妇巴不得景正卿有求于他们,于是立刻通知护士给他开了一个特需病房。

    景正卿站在窗前,眼前浮现得都是盛芳菲纤柔轻盈的身影。

    他拈起窗台上花盆里的鲜花一朵,抓在手心里反复把玩。

    过去那是鞭长莫及,他只能在梦里流连忘返,如今她近在咫尺,怎么能不尽情恣意采撷?

    因为这朵娇兰就是为他应运而生,所以他定要细心栽培,勤奋灌溉。

    ps:这里解释一下大哥的x格,他是一个深情的混蛋,又是一个没有经验的钢铁直男,所以他的梦境几乎都是他幻想出来的r0u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