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得感谢遇到了我这么傻的人(第1/1页)

    齐苒当着他的面嫌弃地擦了擦嘴。

    顾赭颜懒得理她这么幼稚的挑衅,转身就趴床上去了。

    齐苒看着他这懒懒的样子,心里不是滋味。赤着脚走过去,一脚向他踢去,却被他抓住了脚踝。

    顾赭颜低头看着她的脚,白皙的小脚在他手里挣了挣,顾赭颜就顺手松开了。

    齐苒瘪瘪嘴,自觉没趣地走到沙发上躺着玩手机。

    安静的房间里,两人谁都不开口说话。

    顾赭颜盯了齐苒良久,他说,“苒苒,以后我们好好的,不好吗?”

    “顾赭颜,你哪来的自信我们还会好好的?”齐苒听着笑了,刚开始是低低沉沉的笑,最后一发不可收拾,笑得直不起腰。

    手机掉到了沙发下,她笑着去捡却连自己也掉了下去,眼泪瞬间就出来了。她问“顾赭颜,是不是在你心里我特贱?特蠢?你gg手指头,我就是p颠p颠跑过来的那种?”

    顾赭颜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好心情的开玩笑,“不要以为坐个牢,你就能这样揣测我!你这是诽谤。”

    “怎么?你还要告我诽谤吗?”齐苒笑得畅快,索x一pgu坐在了地板上,抬头看着他,“这三年来,我在牢里思来想去,也没想出当初怎么就跟你结婚了呢?”她指了指自己,“我,一师范生,毕业出来就能吃国家饭,还是自带仙气的小仙nv。往后的大好年华里,小狼狗小n狗任我挑。结果一手好牌愣是被我打烂了。把自己给祸祸到监狱里去。你得感谢遇到我这么傻的一个人,如果是别人准得跟你同归于尽。”

    这话听得顾赭颜心里不舒服,他张嘴想说些什么,字在嘴边绕了绕,又吞回去了。他本意不是想揭她伤疤,惹她难过。但话一出口就变了感觉。

    气氛突然变得压抑起来,好在,送餐员在这时候来了,避免两人间的尴尬。

    吃过饭后,谁也不再提刚才那茬,顾赭颜开车将齐苒送到了齐煜的公寓楼下。

    顾赭颜看着头也不回的齐苒,很想问她一句,“你恨我吗?”但又觉得过于矫情。齐苒恨他是再正常不过了。

    齐煜在厨房进进出出,为齐苒准备了一大桌饭菜。

    齐苒咬了口苹果,在客厅的沙发上躺着,懒懒的看着他忙里忙外。

    “我都说我吃过了还煮这么多菜。你打算留着吃宵夜吗?”

    “你吃了是你的事,出狱这顿饭是少不了的。”齐煜将糖醋排骨小心的放在餐桌上。齐苒倾过身来,用手捻起一块r0u,还没进嘴就被齐煜一巴掌打掉,“快去拿碗筷过来吃饭。”

    “我看你是想撑si我。”齐苒笑眯眯地将咬了一半的苹果放茶几上,眼睛亮亮的,赤着脚就跑去厨房拿碗筷。齐煜在后面喊她穿鞋,她只当没听见。

    饭桌上,齐煜问起齐苒以后有什么打算,齐苒跟他说了花店的事。齐煜倒是挺赞同开店的。

    “你一个人忙不过来,到时候我让李婶去帮你。还有花店收入太过单一了,你可以把你以前的那些衣服放花店里摆着出租。”

    “那可是我吃土买的,要是租坏了咋办?”齐苒喝着汤,含含糊糊的拒绝。

    “哪有那么容易坏?再说你不收押金和租金的吗?反正坏了可以重买。而且……”齐煜看了她一眼,打击她,“就你现在这板寸头,这身高,穿你以前那些衣服,不l不类的。看着就像个不戴假发的nv装大佬一样,你想笑si谁?我吗?”

    “那可以戴假毛呀!你不知道那些汉服可难买了。放到现在都已经绝版了。”齐苒反驳,说什么也不同意将心头好拿来出租。想了想说:“想租还不容易吗?我重新买些市面上的来租就是了。”

    “得,随你,我只是提个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