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妈妈冯菲菲(1)(第1/3页)

    作者:canwolf

    2019年10月21日

    字数:3000

    [第一章]

    我成长的时候,正赶上整个国家飞速发展的时候,一切都欣欣向荣,很多躁

    动的情绪与危机都隐藏在看似平静的水面之下。

    对于十岁左右的日子,我现在记忆已经尚不清楚了,不过我仍然把那段日子

    当作我人生里的黄金时代。

    我的小学是在一个极其寻常的地方念的,里面的孩子大抵是周围工人家的,

    都淳朴可爱,不过难免地在谈吐上有粗俗的部分。

    这在我的家庭里是不被容许的——父辈祖辈们是传统的儒商,虽然内里有各

    种航脏手段,明面上念的都是仁义礼智信,对后代也要求温文尔雅。于是在我第

    一次听到同学们的某些言辞时,内心并不是像他们那样稀松平常的。

    那时候和伙伴们一起在操场上,踢用报纸裹成的球。我记得每次谁把球踢丢

    了,或是踢到对方脚下的时候,大壮和黑子他们几个就冲着大骂「操你妈」,我

    也慢慢学会了这句国骂。不过彼时这三个字在我的头脑里,还仅仅只是一组闪亮

    的音节,能在和人对骂时扬眉吐气。

    直到有一次,我记得是黑子在和别班的一个男孩为什么吵架时,那个男孩的

    妈妈刚好来接他回家了,黑子对着他,铆足了劲喊了一声「操你妈」,手上还比

    划着一根食指往洞里捅的动作,我才意识到这句国骂的意思是「肏你妈」,脑海

    里下意识地浮现出妈妈的身影来,下面也有一点点热起来的感觉。当时我对这个

    行为是倍感羞愧的,不过如今回忆起来,我估计许多朋友们都曾暗暗地有过这个

    想法,不过只是青春期的懵懂罢了。

    不过这种懵懂在那个年代的男孩子中间,是会很快发酵的。我们上学的那个

    时候,红白机已经逐渐淡出视野,大块头的电脑也被能砍传奇的新电脑代替,宽

    带也在大城市里首先推广了开来。告别了蚂蚁速度的拨号上网后,宽带已经可以

    满足正常上网冲浪的需求。

    就是在那个时候,班里的男孩子们,除了放学直奔不查身份证的黑网吧砍传

    奇外,平日也相互交换着色情网站的地址。苍井空、武藤兰、小泽玛利亚这些名

    字也逐渐成为了日常交谈的常客,我或许也是因为家庭教育的原因,没有自己试

    着去看过。有一次,我记得是黑子过生日的时候,我们十几个男孩子,一起被他

    拉到一家棋牌室后的网吧去上网。

    黑子贼眉鼠眼地在屏幕前操作了一会儿,只听见一阵急促的音乐过后,屏幕

    里便出现了坦胸露乳的女人,正向屏幕外抛着媚眼。

    我们这群十一二岁的孩子眼睛都看直了。眼见着那个叫不出名字的漂亮姐姐

    一点点把衣服从锁骨脱到腰部,再把内裤一点点从大腿根部褪去,我感觉边上的

    伙伴们都一点点把腰弯了下去……

    只可惜这段人生最初的性启蒙,最终被社区民警的突击检查终止了。我们一

    群人忍耐着老二的勃起,迅速地从逃生楼梯溜走了,把黑子架着,找了根电线杆

    子,让他在与电线杆的亲密接触中度过了人生的第十二个年头。

    我记得后来我们又去捉了蚂蚱,生了火把它烤掉,又去河边捞了鱼虫,送给

    二虎他爸拿回家去喂金鱼,最后我们回到家都是灰头土脸了。这段记忆印刻在我

    脑海里,那些童年时的伙伴毕业不久后便杳无音信了。淳朴的年代过去了,我很

    怀念它。

    我或许要感谢妈妈,或是说感谢珊珊姐当年没有把我送去那种贵族学校念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