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行(第1/2页)

    凌晨三点,秦朗星被赶了出去,他在林苑拙门外静默地站着,抬起的手又放下——敲门会吵到别人的。

    他伸手抓了抓虚无的空气,眼神空洞地坐在了林苑拙的门口,抱成一团,脊背贴着墙壁。自己要被讨厌了,强迫了林苑拙做了不喜欢的事情,连套子也没戴,还像个劈腿的渣男。秦朗星沉默地在心里数着,觉得跪键盘应该不够诚意,可能真的要把自己换掉才能让她消气。秦朗星越想越觉得恐惧,心头是难以言喻的酸楚,他的指甲掐进r0u里,想在这里等她出来,好好解释一下。

    她之前说了什么?感觉自己耳鸣了听不清。青年傻傻望着墙,突然眼前一黑。

    他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回到了自己公寓,同自己送她的镯子一起放在床头柜的是一板感冒药,秦朗星抓着药猛地坐起来,口中的苦意b迫着他清醒。他似乎因为昨晚在门外冻了一宿,发起了烧,现在还有些头晕眼花。

    原来自己还没有被丢掉啊,那还好。

    可是苑拙姐姐去哪里了?他m0到床头在充电的手机,给林苑拙发了条消息,但是没有回复。

    青年紧盯着手机,不断宽慰自己不要b得那么紧,要给她空间,可是刚过了一个小时,秦朗星又坐起来拿起手机,开始认认真真编辑消息。

    “我秦朗星,今天由于主观认识上的错误,导致了林姐姐生气,并且在事情发生之后企图使用十分幼稚的方式取得原谅,结果适得其反。能够拥有这么可ai美丽又大方的nv朋友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事情,经过反思与忏悔,我充分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保证在未来的恋ai生活里一定会坚持理x平稳的心态,在此恳请林苑拙姐姐给这只蠢狗一次道歉的机会,希望能够获得姐姐最终的原谅。”

    消息发出后没有任何回应,秦朗星紧盯着手机盯得眼睛发涩,生怕错过了消息。

    而另一端,林苑拙现在在私人诊所里和医生交流着自己的近况。她一早出门时发现秦朗星倒在门口,怔了片刻去探了探小朋友的额头——滚烫,她还是做不到铁下心去不管他,找周围人七手八脚把他送回了他的公寓。

    而从林苑拙毕业设计被推翻开始,她的情绪就不受控制一般掉进了无底洞,无力、提不起劲、浑浑噩噩,期间秦朗星突然的态度变化更是让她的情绪进一步恶化。林苑拙一晚一晚地睡在实验室里,机器的轰鸣声吵得慌,可是离开了这种声音回到绝对安静时,又会被各种各样的琐事打断睡眠。她什么方法都试过了,困意来袭时却总被突然的心事惊醒。

    老板给了林苑拙两个方向——继续留在f国进行当前的实验,或者去k国做碘化铯晶t的新内容。两条路都不好走,她越焦虑越无法入睡,莫名其妙流泪的次数也越来越多,总归不是个好现象。

    原本想回来陪秦朗星的时间变成了自己来看病,说起来也很ga0笑。眼前的心理医生是之前那位朋友的alpha,也是多亏了朋友帮忙,自己才能及时地赶过来,找一个逃避的地方。

    她来之前就做好了不回公寓的打算,晚上在外面住一晚,一早就飞f国。

    而还在半梦半醒间苦苦等待的秦朗星突然被一封邮件震醒,林苑拙的ebay账号和自己的关联,邮件显示的是对方在某处订好了标准间,预计傍晚入住。

    青年盯着邮件看了看,又灌了一大杯水,确定自己没有做梦也没有收到林苑拙的消息,霎时间强烈的妒意涌进了他的大脑,原本就不怎么清醒的秦朗星抓起手机就要打车往那个地址冲去。

    林苑拙还没过来,于是秦朗星只能在大厅等,熬过了最难熬的四小时,压力大到jing神恍惚,仿佛所有压力焦虑变成海水吞掉他。他昏昏沉沉的,却不敢闭上眼,生怕一闭眼,姐姐就不见了。

    窗外下雨了,秦朗星是被雷声吓醒的,还在想林苑拙带没带伞,他勉强撑起身t眨了眨眼睛,准备再出门去找找。

    两个人那么巧在门口迎面对上,林苑拙带着sh意、还有信息素的味道,她身后的男人原本已经离开了,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