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章病房(第1/3页)

    “啊!”

    她惊叫着往前躲,那是让人无法忍受的痛,就好像血r0u被生生撕开,和她喝了酒的那一夜一样,身t好像都要被他撕成两半,她本能地想逃,他却sisi掐住她纤细的腰,j蛋大的蘑菇头y是往她连一根手指都进不去的地方cha。

    “好疼…别啊…饶了我吧……”

    她惨叫着重复这句话,双手徒劳地往前扒,腰两侧的剧痛还在持续,后x撕裂的痛越来越强烈,半空中白玉般的细腿踢荡着,却怎么也逃不开他残酷的报复手段,她的紧致带来超强的阻滞,靠着刚刚沾染的一些滑ye勉强挤进去半个头,就再也动弹不得,他的眼眸凶狠与仇恨加深,像在屠杀仇恨的枭雄,然而他报复的对象只是一个无辜的小nv孩。

    “啊啊…我错了…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清澈甜软的鼻音还带着不谙世事的稚neng,喊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听起来格外让人心酸,陷入魔障的他却不管不顾,看着那里爆裂出血都无动于衷,咬牙y是塞进那适应力更差的后x里,就着后x口鲜红刺目的yet缓缓ch0u动,慢慢的施nve的冲动平复下来,又开始享受被她夹得又痛又爽的感觉,过了很久才发觉掌控中的nv孩身t不正常的绵软,他停下动作,唇角微微g起轻蔑又残忍的笑,还以为她在装si,腰t慢慢往后退,接着又狠狠地往前顶,他再次完全进入,浮着掌印的bainengpgu像果冻一样弹了两下,几滴血水被挤落在地,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紧绷着身t在仔细感受她的反应,只知道她没反应了,不是装的,连身t不可控的非条件反s都没有,他的心忽地一坠,匆忙拔出染血的roubang小心地放开她,穿好k子再把她翻过身来试探她的颈动脉,他不是玩si一个人就会怕的人,可手指就是控制不住在发抖,直到细neng的肌肤下温柔的跳动传递到他的指腹,他紧绷的身t才微微放松,冷着脸快速为她穿上k子,大步走出办公室。

    门外的h东翘腿瘫在沙发上,一边含着牙签一边猥琐地翻着手机,看见杨左抱着昏迷的小nv孩匆忙走出来时愣了一下,瞬间就猜到了什么,二话不说抓起车钥匙就跑,一路上h东都没问一句,直到把她交给医生。

    “左哥。”h东沉声说:“要真不喜欢她,就放了她吧。”

    从办公室到医院,他一路都没说过话,压着心里的狂躁以及他无法分辨的发泄不出来的情绪,他对她的十六岁没有一个概念,因为赵元和杨露,在他眼里的她只是个做作的并且已经发育明显的nv人,直到在抱着她坐在车上才发觉,她好小…到现在他的怀抱都有抱着她的感觉,她的身t怎么那么轻?好像抱着一只小猫的感觉,想想她站在他面前的样子,她的脸刚好能埋进他x口的身高,又瘦又小,是天生的还是真的长期营养不良?绵软温热的,让人ai不释手,他一直不敢看她的脸,怕在她一贯的天真无邪的脸上看到si人才有的苍白…

    “左哥!”h东的声音高了几分,杨左的冷沉的目光看向他,他这才又沉声重复一遍:“要是真不喜欢她,就放了她吧!”

    赵雪橙大概是唯一一个让h东温柔相待的nv孩,但在h东心里杨左更重要,他让赵雪橙留在杨左身边也是为了杨左,如果这会让杨左痛苦或难以抉择,他会把赵雪橙送走,对于从孤儿院走出来的兄妹,他太清楚杨左对杨露的感情了,四年的了无音讯可能已经让杨左恐慌了,杨左不敢动赵元,赵雪橙是唯一的突破口,杨左就sisi抓住,不管她是不是无辜,他在强迫自己相信她不是无辜,也强迫自己讨厌她折磨她,这样一来,赵雪橙会受更多皮r0u之苦,而杨左,只会b赵雪橙更痛苦。

    杨左终于听见h东的话,顿时瞳孔一缩,他什么都没说,可眼底看似镇定下的凶狠和仇恨却让h东一阵发冷,h东吓得忍不住后退半步,不敢说话了,是他想得太天真了,在没有找到杨露之前,杨左绝不会放了赵雪橙。

    她天真,也单纯,很多事都不会去想以后会变得怎么样,更不会知道他对她的折磨到了不s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