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堕之倚天泪】(9)(第2/10页)

件,三更半夜,有那么一个美丽娇妻

    等着,不抱着她狠干到天亮,却在这里舞剑,看来,这夫妻之间,却是有一些秘

    密。」

    西华子嘴角露出一个得意笑容,月光下丑陋如涿,这发簪,西华子推算,殷

    梨亭并不是想送给自己那位小娇妻的,而应该是用以藏身,睹物思人所用。

    而会让殷梨亭如此念念不忘,西华子心里暗想,应该就是那位纪晓芙了,那

    样一位美丽温柔而又性格坚毅的佳人,确实难以让人忘记。

    就连西华子也是不时会回想起当年的那几日狂欢,甚是回味,只可惜啊,红

    颜不寿,不然,西华子还是真想要再次光顾一番。

    捡到着发簪,西华子暗自思索,这发簪,对于殷梨亭应该意义不小,那么他

    应该会返回寻找,西华子走到路口,静坐下等待。

    迎着月色,西华子以指为剑,慢慢复练刚才殷梨亭剑招,却是越练越觉得顺

    手,气息运转,似乎都融入到招式之中,长春功运行,正自契合。

    天色渐明,一直到四更天时分,殷梨亭身影才是急掠而回,西华子停下试招,

    起身招呼道。

    「殷六侠,您这神色匆匆,是不是在找什么东西?」西华子面带讨好说道。

    殷梨亭眼神一扫,对于西华子他还是有一些印象,不过却只是将他当成了杨

    夜昔随身的一名护卫而已,此时心情急切,一扫平时儒雅之风,并不理会。

    让过西华子,殷梨亭继续往前走去,西华子身形一拦,拿出发簪问道:「殷

    六侠留步,您是不是在找这个发簪,我刚才在这里捡到了,一直等人回来寻找!」

    见西华子拿出发簪,殷梨亭当即面色一喜,右手快速抬起,从西华子手中夺

    下发簪,全无武当儒侠之风范,将发簪抢在手上,仔细打量,生怕有损坏。

    西华子借机问道:「殷六侠,这发簪,应该就是您的吧,我看您这么紧张,

    这是要送给尊夫人的礼物吧,两位夫妻情深,可真是让人羡慕。」

    殷梨亭上下打量发簪,下意思的摇头说道:「不,这并不是送给不悔,而是

    ……」

    及时的勉口,殷梨亭不想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抱拳道谢道:「多谢兄台了,

    此物对梨亭十分重要,这次你帮我寻回,恩德铭记在心,以后有所求,必有报答。」

    西华子心里冷笑,自己现在是有所求,就是想要他的那美丽娘子,却是不知

    道重信守义的殷六侠是否可以将自己的娇妻给让出来,让自己把玩把玩呢。

    「殷六侠您客气了,老小儿就是一个普通随卫,虽然学了一点的微末功夫,

    如何敢当的您的一个恩字,我看您似有心事,如果六爷您不嫌弃,不防跟老小儿

    说说!」

    西华子语气恭敬说道:「老小儿别的不说,但是这嘴巴也还算严实,多活几

    十年,也算是看的多了一点,说不定能够为六爷您分忧!」

    先释之以恩,然后再以话语开解,引起殷梨亭心绪,遥望朗月,殷梨亭神情

    思索,回想心事,却也是想要找人倾诉,西华子是外人,却是不需多顾虑。

    「这件事情,在我心中已久,这件事,还是要从十几年前说起,当时,我爱

    上了峨

    眉女侠纪晓芙,我们两人定下婚约,可是谁知,她之后却是跟明教左使杨

    逍在一起!」

    殷梨亭的这件往事,西华子却也是有所耳闻,当初在江湖上可也是一件风流

    韵事,如非如此,西华子当年也是找不到机会占了那么大便宜。

    「峨眉掌门灭绝师太知道此事,痛下杀手,清理门户,处决了纪师妹,等我

    知道消息之时,却是为时已晚,几乎晕厥,后来,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